避免低價藥招標死 政府將協調供需雙方磋商定價


[行業動態]  2017年7月8日  瀏覽次數:658次 
 
   醫藥網6月29日訊 “我晚上做夢都夢見魚精蛋白到貨了。”——很難想象,這竟然是一個焦慮的心外科專家最現實的困境——“一般情況下我每周做8臺手術,但是5月第一周我只做了4臺手術,減少了一半的手術量。”
 
    導致這一局面的“罪魁禍首”是一個廉價的藥品——硫酸魚精蛋白注射液(簡稱“魚精蛋白”)出現了供應緊張、甚至斷貨的現象。上述心外科專家透露,“我們醫院一般情況下至少要有100~200支魚精蛋白的儲備,但現在只剩十多支了,都不夠應對緊急搶救了。”
 
    而為了避免這樣因藥品短缺而導致患者和醫生手足無措的情況再次發生,相關部委出臺相應政策,試圖對市場供應形成一定的引導。
 
    6月28日,國新辦就《關于改革完善短缺藥品供應保障機制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有關情況舉行發布會。
 
    國家衛計委副主任曾益新在發布會上表示,近日《意見》已由國家衛計委聯合8個部門印發實施。在起草文件的過程中,國家衛計委同步開展了短缺藥品的監測分析工作,目前梳理出了約130種臨床易短缺藥品清單。并分類明確了定點生產、協調應急生產、加強供需對接、完善短缺藥品儲備、打擊違法違規行為、健全罕見病用藥政策等6項應對措施。
 
    曾益新介紹說,近段時間會同工信部、國資委、食藥監總局等部門,已經一攬子解決了近50種清單內藥品的短缺問題。
 
    但他同時也指出,短缺藥的清單肯定不是固定的,而是動態的。通過建立監測哨點監測信息,及時研判,能夠及時反映情況、及時采取措施。既要用六大措施解決當下問題,同時還要兼顧長遠,就是要對這些造成短缺的原因進行深入分析。
 
    利潤低成“招標死”主因
 
    兒童藥、低價藥、罕見病用藥短缺事件時有發生。例如魚精蛋白是治療心臟病手術的必用藥,價格僅為十幾塊錢一支,而去年大半年中,這種藥物在全國多地出現短缺甚至斷供。并且這并非魚精蛋白第一次短缺。早在2011年下半年,魚精蛋白就曾在全國多個省市出現短缺現象。
 
    對于藥品短缺的原因,北京鼎臣醫藥管理咨詢中心負責人史立臣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表示,一些低價藥品利潤較低,藥企生產動力不足。另外,還有(企業方面)想漲價的原因,先讓市場“餓”一段時間,從而提高藥品價格。例如中間商囤貨漲價,或者幾家生產企業聯合漲價都屬于類似情況。此外還包括藥品平時日常用量小,生產企業較少,儲備不足等原因。
 
    “市場上有些低價藥的生產成本是一塊八,但是招標價只有一塊五,在這種情況下,企業根本就不愿意從事生產了。”史立臣說。
 
    針對企業生產動力不足這一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藥品零加成政策實施,在減輕百姓看病負擔的同時,由于一些地方配套補償舉措不到位等原因,使得公立醫院倍感壓力,甚至出現部分藥企中標后不生產,即所謂的“招標死”、“中標死”現象。
 
    有醫藥行業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過低的中標價格可能會導致部分藥品供求失衡,為此也需要注意低價環境下的藥品質量出現隱患。
 
    曾益新指出,藥品招標價格低并不是一件壞事,首先反映出藥品需求方希望盡可能拿到比較低的價格,來減輕醫療機構和老百姓的負擔。盡管愿望和出發點是良好的,但是我們還要尊重市場規律,不能讓企業長期虧本供應。
 
    政府協調提出合理價格
 
    本次出臺的《意見》也將著手解決這一問題。曾益新表示,在這種時候,單靠完全的市場機制解決不了這些問題,由政府出面協調,搭建一個平臺,供需雙方醫療機構和企業各自講出他們的困難,大家經過磋商,形成一個各方都能接受的結果,政府在這里起到“搭平臺、促對接”的協調作用。
 
    “《意見》中對政府的定位其實是一種新的機制,既不是裁判員,更不是運動員,有點像協調員。既不是政府指定一個價格,也不是完全的市場機制,是政府當協調員,把企業、采購方、醫院、專家請到一起,在保證供應穩定的前提下,商量出一個比較合理的價格。”曾益新說。
 
    6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分組審議了國務院關于藥品管理工作情況的報告,和全國人大常委會藥品管理法執法檢查報告。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竺表示,對于短缺藥品一定要堅持質量第一、量價掛鉤,適當調升價格,使藥品生產企業既有合理回報,又確保醫保的可承受性和可持續性。由政府部門、行業協會和企業聯合磋商價格,有利于形成藥品的合理價格。
 
    陳竺表示,談判議價或者磋價的政策基礎是藥物經濟學研究。我國現在這個領域的教育、研究、施策各方面都非常薄弱。行業協會的作用也沒有得到充分的發揮。有關職能部門應該迅速組織力量,認真研究短缺藥品的成本構成和價格形成機制,研究國際市場和國內市場的藥品價格差異,研究短缺藥品調價以后醫保和患者的家庭承受能力,從而在對藥品招采和必需藥品的價格調整進行政策指導時,能夠做到循證決策,有的放矢。
 
    目前,這項工作已在積極開展。《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山東省衛計委網站獲悉,近日,山東省參加了國家衛計委藥政司組織的短缺藥品市場撮合工作,供需雙方對硫酸魚精蛋白注射液、青霉胺片這2種藥品與3家企業進行了市場撮合,最終形成了供貨價格。


  
 〖 關閉本頁 〗